贝利亚真面目:赫鲁晓夫主导的冤假错案?(三)

但从种种迹象来看,贝利亚在推行改革的同时,也在极力扩大自己的权势,从而导致其他领导人的不满和恐慌。贝利亚对内务机关进行改组,任用心腹,排斥异己,建立起自己的“独立王国”。特别是,贝利亚借口为斯大林举行盛大葬礼需要维持秩序,把几个师的内务部队开进莫斯科,驻守在市中心的各个办公大楼,而葬礼结束以后,这些部队并未撤出莫斯科。

贝利亚在苏共中央主席团(政治局)内,表现得异常活跃,在会上一个接一个地提出建议,甚至同赫鲁晓夫发生冲突。赫鲁晓夫在《回忆录》中说:“贝利亚试图干涉党的工作,特别是有关契卡的问题。他捏造了有关乌克兰党内领导情况的文件。他决定拿乌克兰党组织来开刀!我对此早有准备,因为我算到他想把我牵进去。我在乌克兰仍然负有很大责任。”这一切使赫鲁晓夫得出结论:“贝利亚在磨刀了。”于是,他决定先下手为强,把贝利亚搞掉。

1953年7月10日,《真理报》发表苏共中央七月全会公报,宣称最近举行的全会听取和讨论了马林科夫《关于贝利亚反党和反国家罪行的报告》,决定撤销贝利亚苏共中央委员的职务,并把他开除出党。同年12月23日,苏联最高法院宣布,经过“秘密审理”,贝利亚已被枪决。以上就是苏联官方关于“贝利亚事件”的简单报道。

尽管“贝利亚事件”的许多具体情况始终模糊不清,但有几点基本事实是肯定无疑的。

一是搞垮贝利亚的主谋是赫鲁晓夫。赫鲁晓夫早就打算要搞掉贝利亚。他在《回忆录》中说:“四十年代后期,我已经深信,斯大林死后我们应该尽可能阻止贝利亚在党内占据领导地位。否则,就是党的末日。”“因此,我老是警惕着他。我知道他正在寻找机会攻击我,想搞掉我。”赫鲁晓夫在为病危的斯大林值班守护时,曾同布尔加宁私下商量说:贝利亚“自己想当国家保安部长。无论如何,我们不能让他当这个。如果他当了国家保安部长,那就是我们末日的开始”。

当认定贝利亚在“磨刀”之后,赫鲁晓夫就紧急行动起来,伺机在领导集团中间进行反对贝利亚的个别串连。他首先取得马林科夫的同意和支持,然后又逐个串连,取得莫洛托夫、米高扬等许多人的支持。每次串连,赫鲁晓夫都是先抬出马林科夫,说马林科夫已经同意,布尔加宁等人也已同意,云云。当一切策划妥当之后,苏共中央主席团就召开针对贝利亚的会议,而贝利亚当时还蒙在鼓里,一点也没有察觉。这次针对贝利亚的会议,主持人虽然是马林科夫,但事先策划、作好一切准备的是赫鲁晓夫,在会上第一个起来作长篇发言、揭发批判贝利亚的是赫鲁晓夫,最后提议撤销贝利亚一切职务的也是赫鲁晓夫,甚至逮捕时站起来揪住贝利亚手臂的还是赫鲁晓夫。因此,赫鲁晓夫在“贝利亚事件”中显然起了主要的作用,是“贝利亚事件”的“设计师”。

二是“贝利亚事件”过程中曾动用军队。从形式上看,贝利亚的命运仅仅取决于苏共中央主席团的一次会议。但实际上,“贝利亚事件”是斯大林去世后发生的一次惊心动魄的搏斗。赫鲁晓夫在策划时早就想到要动用军队。他在《回忆录》中说:“主席团的警卫人员是听贝利亚指挥的。贝利亚手下的契卡人员在开会期间一向坐在隔壁一间房里,他能毫不费力地命令契卡逮捕我们全体成员,把我们隔离看管起来。我们将一筹莫展,因为驻在克里姆林宫的是一支人数相当多的武装卫队。因此,我们决定取得军队的帮助。”赫鲁晓夫等人召集了莫斯科空防司令莫斯卡连科和朱可夫元帅等11位高级将领参与其事,他们在时任国防部长布尔加宁的精心安排下,身带武器进入克里姆林宫,埋伏在会议室的隔壁房间里待命。马林科夫一声令下,朱可夫等人便冲进会议室,逮捕了贝利亚。与此同时,莫斯科市内也布置了军队。

三是赫鲁晓夫等人搞垮贝利亚的手段并不正常,严格地说是非法的。他们不仅违背党内斗争的原则而动用了军队,而且对贝利亚实行先逮捕后找罪证,先处决后审判的办法。对当时党和国家的第二号人物竟然采取这种办法,即使在斯大林时期也是没有过的。这一点,连赫鲁晓夫自己当时也心里有愧。据《和平的反革命》一书说,1956年5月,赫鲁晓夫在接见访苏的法国议员代表团团长皮埃尔·戈敏时,谈到“贝利亚事件”的某些真相。他说:“斯大林死后不久,我们主席团就开始得到关于贝利亚耍两面派的报告。我们开始跟踪他,几个星期后,我们就肯定了我们的怀疑确实有根据。他显然准备对主席团搞阴谋。在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,我们安排了一次主席团的特别会议,贝利亚自然是要参加的。他来了,显然没有怀疑我们知道什么东西。我们在会上开始审问他,摆出事实和材料,向他提问题。换句话说,我们对他进行几个小时的审问。我们大家都明确,他确实有罪,这个人对党和国家都是危险的。我们让他单独呆在房间里……我们到另一个房间讨论怎么处理他。我们确实相信他是有罪的,但是那个时候我们手头还没有掌握足够的关于他的罪行的法律证据,我们处境困难。我们还没有证据可以把他提交法庭,但是让他自由是不可能的。我们作出一致的决定,唯一正确的措施是立即枪毙他。我们作了这个决定并且当场执行。但是,过了一段时间后,当我们得到关于他有罪的足够而确凿的证据时,我们感到很轻松。”赫鲁晓夫的这次谈话,戈敏回国后在报刊上发表了出来,赫鲁晓夫对此从未加以否认。

关于贝利亚之死,尽管有各种各样的说法,但有一点无疑可以肯定,那就是贝利亚是在没有确凿罪证的情况下被逮捕和处死的。现在看来,苏联官方当年所说的贝利亚是“特务、叛徒”等等,只是一种莫须有的罪名。“贝利亚事件”实际上是苏共领导集团内部的一场权力斗争。在斯大林去世后,马林科夫、贝利亚和赫鲁晓夫是苏共领导集团中三个最有势力的人,他们时而实行妥协,时而展开激烈斗争。贝利亚的垮台,使赫鲁晓夫除掉了一个重要对手。通过搞垮贝利亚,赫鲁晓夫的地位大大上升,由名列第五变为名列第三,仅次于马林科夫和莫洛托夫。实际上,赫鲁晓夫的主要对手只剩下马林科夫一人了。所以,搞垮贝利亚的最大得利者是赫鲁晓夫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